FOFGO.AI
智能基金平台
病毒、战争和信息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knXDNC8L191vhbdJ_Q1rHg | 作者:moguai | 发布时间: 2020-06-11 | 494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2020 年的新型冠状病毒黑天鹅突然降临,就像圣经里大卫和歌利亚的战争故事所描述的,把看似强大无敌的人类打得节节败退,狼狈不堪。病毒,远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存在于地球上,它是一种微小的,只含一种核酸(DNA或 RNA),必须寄生于细胞内并以复制方式增殖的非细胞型生物。病毒是由一个核酸长链和蛋白质外壳构成,病毒没有自己的新陈代谢机构,一旦离开了宿主细胞,就变成了没有任何生命活动、不能独立自我繁殖的化学物质。但当它侵入宿主细胞后,就能利用细胞中的蛋白物质和能量完成自己的生命活动,按照病毒本身的核酸所包含的遗传信息复制繁殖产生新一代数量惊人的病毒,让病毒快速扩散传播伤害人类。病毒在与人类的无数次较量中不断升级、加强。它的超群的变异生存能力是它在历史上屡次重创人类的利器,病毒的存在本身并不是致人死亡的原因。而是传染病病毒与其宿主身体细胞的复杂的相互作用所导致的!人类本身变成了杀死自己的“帮凶”。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在大自然中,存在着数以万计的千奇百怪的病毒,人类对它们知之甚少。黑天鹅风险的提出者,Nassim Nicholas Taleb 曾经提到,对于人类来说,是那些不知道的知识更重要!在和病毒的战斗中,这部分未知的知识关系到人的生死存亡。无论是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疯狂进攻还是在日常社会、工作中遇到陌生的人,信息的交流和沟通是唯一能够让我们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来做出合理明智的判断和选择。在大数据万物互联的今天,信息的价值和重要性不言而喻。信息会通过逻辑思维的分析进一步被转化为系统的科学知识,完善的科学知识又来指导人们探索获得更多的未知的重要信息。回顾现代医学和流行病学的发展历程中,尽管其中也包括一些让文明的现代人惊得目瞪口呆的疫情治疗方式:通过放血来治愈失血、用发烫的烙铁烧掉痔疮、生病后吃土等等,不一而足。但人类还是通过不断地实验试错逐渐了解了病毒的习性和发生原因,进而研发以毒攻毒的疫苗与之针锋相对。19 世纪初,霍乱 Cholera 肆虐伦敦,动辄夺走数万人的生命。1848 年的夏天,35岁的斯诺开始正式挑战传统的毒气瘴气学说,探寻霍乱流行的真正原因。凭借着顽强不屈的科学探索精神和坚定的科学理性,斯诺采用了一种 “对照研究” 的方法,最终提出自己的理论:不是当时伦敦的医学权威人士和大众所深信不疑的空气传播病毒,而是人们把排泄物等不卫生的物质排放到了人们赖以生存的河流中,污染了人们饮水的水源,病毒通过人们的饮水传播感染。斯诺以一己之力挑战权威,揭示了事实真相。他虽然英年早逝,而且在他的有生之年并没有得到政府和大众以及医学界的认可,但斯诺开创了一门伟大的对全人类的健康发展都无比重要的学科:流行病学,他因此也并被誉为现代流行病学之父。天花 Smallpox 是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传染病之一,天花病毒在历史上的杀人总数远超人类所有战争的总和。天花早在 3000 多年前就出现了,在出土的古埃及木乃伊上,就发现了天花留下的疤痕。公元前 6 世纪,印度爆发过天花大流行。古代的中国同样无法避免,根据历史研究,早在公元 1 世纪的汉代,天花就随着印度商人、战争俘虏等群体进入了中国,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流行肆虐,并在明清时期达到高潮。清朝的顺治皇帝就是感染天花病毒而去世的,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得过天花的还有美国总统华盛顿与林肯,他们都是天花的幸存者。

1979 年 10 月 26 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 WHO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宣布,天花病毒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彻底消灭,并为此举行了庆祝仪式。1980 年 5 月,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告,人类彻底征服天花病毒。1986 年,世界卫生组织提议销毁所有天花病毒样本,美国与俄罗斯坚持反对全部销毁, 2002 年的世界卫生大会同意暂存一小部分的病毒样本作科研用途,目前全世界只剩下俄罗斯和美国的两个实验室仍保留有天花病毒。一场和天花病毒瘟疫紧密相关的战争就是发生于 16 世纪初,西班牙殖民者对中南美洲的入侵掠夺和屠杀。1519 年 4 月,西班牙传奇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án Cortés) 带领一支反叛的远征探险队来到中美洲(现在的墨西哥地区)蒙特祖玛二世的阿兹特克帝国腹地,首次连接两个新旧大陆的两个文明并改变历史进程。阿兹特克是一个在 14 世纪-16 世纪的墨西哥古文明,其传承的阿兹特克文明与印加文明、玛雅文明并称为中南美三大文明。当时,阿兹特克帝国的发展正处于鼎盛的时期,却遭到了来自大西洋彼岸的侵略者的屠杀摧残,这个辉煌文明最后毁于西班牙殖民者之手,阿兹特克文明发展的历史从此被画上了休止符。

科尔特斯于 1519 年 4 月率领他的远征船队登陆美洲,在进军腹地的过程中结识了印第安女子——玛琳·辛(Malinche)。她会讲多种墨西哥土著语言。包括尤卡坦地区的各种玛雅方言、纳霍陶语,阿兹特克语和绝大多数非玛雅地区印第安人的语言,塔巴斯科部落为了巴结科尔特斯,将她和其他 19 个年轻女奴一起送给了西班牙人。后来,玛琳·辛莉依靠自己的语言天赋,掌握了西班牙语,科尔特斯让她做翻译,并为其取名为唐娜·马丽娜。11 月,西班牙人一路跋涉终于到达了阿兹特克帝国的首都,受到阿兹特克帝国皇帝蒙特祖玛二世的欢迎。作为隔绝外界生活在 “新大陆” 上的阿兹特克人从来没有见过马匹和火炮枪支(当然更不知道他们看不见的致命天花病毒),这些新奇的事物对于他们所熟悉的生活环境和习俗来讲都不折不扣地属于不知道 “不知道” 的认知盲区。西班牙人和阿兹特克人双方都互不了解,生平第一次相见。西班牙人从未想到过在美洲新大陆会存在这样豪华绚丽的帝国,以至于很多科尔特斯的士兵不禁感慨,这是从未见过,也从未梦想过的。对于代表当时人类最先进文明的西班牙人,阿兹特克帝国的存在也是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外,无法想象的。

看到帝国的皇帝亲自迎接,科尔特斯下马想上前去和蒙特祖玛二世拥抱,但被皇帝的卫兵阻止,在阿兹特克帝国,没有人可以和皇帝拥抱,两人只能相互鞠躬表示敬意。对对方一无所知的双方都急于通过谈话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那么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改变美洲世界历史进程最重要的一场谈话。但是,这场交谈是大费周章不容易的,科尔特斯需要两个翻译来完成从西班牙语到阿兹特克语的转换。科尔特斯在行军的途中,搭救了一位遭遇海难的西班牙神父,他通晓玛雅语。所以,整个谈话的过程就是,科尔特斯讲西班牙语,那位神父把他的话用玛雅语翻译给前面提到的印第安女子唐娜·马丽娜,最后,唐娜·马丽娜再从玛雅语翻译成阿兹特克语让蒙特祖玛二世明白科尔特斯的意思。当阿兹特克的最高统治者回答时,整个的翻译的程序反转。双方相谈甚欢,晚饭之后,蒙特祖玛二世再次和西班牙人相聚,西班牙人听到的是,阿兹特克帝国尊贵的皇帝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妥协决定,他认为科尔特斯和他的士兵是阿兹特克宗教神话中在古代被流放的神灵寇帝斯魁萨克从东方归来,他表示愿意臣服于西班牙人,大家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科尔特斯的震惊的心情,这壮丽宏伟辉煌富庶的帝国瞬间就是我的了?但这是蒙特祖玛二世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吗?后面经史学家的查证,阿兹特克语言含有一种“充满敬意”的表达模式,包括蒙特祖玛二世在内的阿兹特克贵族、皇族阶层说话都是以这种精心设计的略显虚假谦卑的腔调来显示突出自己的强大和高贵。在他们的语言中,高贵这个词和孩子这个词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当蒙特祖玛二世对着西班牙人大讲他的渺小和羸弱的时候,其实,他真正要表达的是他是至高无上和天下无敌的。但是,这些隐藏在阿兹特克语言后面的风俗文化格式是无法能被两个不是阿兹特克本族的翻译能够深刻理解领会并准确表达出来的。这就是巨大的信息不对称性,也就直接导致了致命的错误和风险。当我们明白这一点之后,就不难猜测,蒙特祖玛二世真正想要表达的不是向西班牙人投降,皈依天主教,而是要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成为他的忠实臣民。双方对对方的一无所知、文化差异、认知差异、表达方式差异等都同时成为了酿成整个 16 世纪最血腥冲突的背后推手。后面发生的大家都从近代世界史中了解了,蒙特祖玛二世被西班牙人绑架控制,后面被杀害(另一种说法是阿兹特克人用石头把他们的傀儡国王砸死!),西班牙人和阿兹特克人开始了一场殊死搏斗的战争。1520 年初科尔特斯率领的西班牙殖民军被阿兹特克人击败,其中一个患了天花的西班牙人被打死,从此之后,这种致命的病毒就在毫无抵抗力的阿兹特克人中开始流行传染,在两周之内,就有很多的阿兹特克人不幸倒毙,美洲大陆上的土著印第安人都保持着一个人类最淳朴善良的生活习俗,无论发生了什么疾病不幸,他们都不离不弃始终生活在一起。当然,面对传染性极强的天花病毒,印第安人的群居生活习惯导致了天花疫情的大规模传染扩散,一批批的阿兹特克人因感染天花病毒而悲惨地死去。1520 年 7 月 7 日,由科尔特斯率领的西班牙军队和他的印第安土著盟军对阵对他穷追不舍的阿兹特克大军。尽管在兵力上远远逊于对手,科尔特斯却上演了一场我们在开篇所提到的大卫和歌利亚的战争的现实版本,取得了几乎不可能的完美胜利。在 1521 年科尔特斯卷土重来带领着他的西班牙部队和他所团结的土著盟军把阿兹特克首都团团包围,科尔特斯把通往城外所有能逃生的通道都截断了,并且破坏了通往城里的供水的水道,天花使得原来的 30 万人锐减到 15 万人,活着的人也大多染病,无力抵抗。1521 年 8 月 13 日,西班牙人攻陷阿兹特克帝国首都特诺奇蒂特兰,改名为墨西哥城,成为新西班牙殖民地的首都。

科尔特斯以极少数军队完成了征服拥有五百万人口的阿兹特克帝国的战役,但这以少胜多神奇背后的原因竟是天花病毒。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已同旧大陆的人类隔绝了上万年,对天花、麻疹、白喉、伤寒、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缺乏免疫机能,也缺乏防疫知识。天花这个早已被欧洲人适应的疾病对于印第安人却是极具杀伤力。这些疾病瘟疫不仅仅征服了印第安人的身体,还摧毁了他们的意志信念,他们认为这些疾病是神灵的惩罚,而且只针对印第安人,西方人毫发无损,说明神明是站在他们那边的。同时西班牙传教士不遗余力地向他们宣扬基督教的神圣和伟大,这些印第安人只能选择屈服和皈依。美洲的发展历史被重新改写了。值得一提的是,在征服阿兹特克帝国之后,1534 年到 1535 年科尔蒂斯北上到北美洲西海岸,探索了今日的南加州部份,并命其名为加利福尼亚 (California)。阿兹特克帝国在天花病毒的打击和西班牙殖民者的摧残下从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上消失了,遗留下来的只有游客们到墨西哥城还能看到的一些古文明的遗迹。阿兹特克帝国的覆灭无论对于西班牙的船坚炮利还是天花病毒的凶恶的表面原因,其本质都是因为科学文明知识的欠缺落后,强烈的信息不对称性所导致。突然降临的新型冠状病毒黑天鹅,让每个人在前所未有的疫情面前都显得无比脆弱、不堪一击,但是相信科学的力量,相信信念的力量,相信中国人坚忍不拔的精神,高举科学的大旗,依靠科学知识的力量来帮助我们战胜病毒疫情,我们就有可能做到像《黑天鹅》作者Nassim Nicolas Taleb 教授在他的另一本专著《反脆弱性》中所阐述的风险管理(包括黑天鹅风险)最高境界就是把原有的脆弱性转变为反脆弱性!我们会迎难而上,自强不息、越挫越勇。


​​联系地址:福田区沙嘴路尚美红树湾壹号A座9楼917

联系电话: 0755-86955110
E-mail:contact@mogu-ai.com

版权所有:蘑菇人工智能科技(深圳)有限责任公司      粤ICP备17091697号